首頁> 財經> 正文

年營收46億,花房集團能否撐起一個IPO夢?

港股研究社 發布時間: 2022-05-07 17:25:24 評論數 0 閱讀量: 7235

回望2021年,狂奔多時的直播行業仿佛進入了冷卻期,頭部玩家的年報大多不盡如意,部分企業還是憑借轉型的業務來盈利。尤其在監管趨嚴之后,不少泛娛樂互聯網公司都在積極尋求轉型。

而在這種情形之下,一位成功突圍“千播大戰”的元老級玩家——花房集團卻于今年4月底第二次向港交所主板遞交了上市申請。

然而,前有監管新政、打賞遇阻,后有斗魚裁員、企鵝關停,如今才站在IPO大門之前的花房集團,能否撐起這個姍姍來遲的上市夢?

高支出帶來高增長,成本端壓力不低

花房集團是一家在線音視頻社交娛樂企業,主要提供音視頻直播娛樂及社交網絡服務。按2021年來自所有渠道的收益計,花房在中國的所有在線娛樂直播平臺中排名第三,約占中國娛樂直播平臺收益總額的13.1%。

花房旗下主打平臺為花椒、六間房和Holla,其中前二者的主戰場分別為國內的移動端和PC端,后者則是一款面向海外市場的社交軟件。

截至2021年12月31日,花房集團注冊用戶達3.911億,其中花椒的注冊用戶數量約為2.15億名,而根據用戶提供的資料顯示,于2021年,Z世代用戶約占花椒平均月活躍用戶的63.2%。

從上來看,花椒似乎頗得Z世代的喜愛,這一點也能從數據上體現一二。據招股書顯示,于2019年、2020年及2021年,Z世代用戶分別貢獻花椒音頻內容所得收益的46.6%、46.5%及43.8%。

美國學者托馬斯·科洛波洛斯曾說過,懂得如何靠攏這一代年輕人,未來的商業才能成功。誠如所言,獲得年輕人青睞的花房集團自2019年起,不僅獲得了兩輪融資,還取得了比較亮眼的成績,具體表現為:

于2019年、2020年及2021年,花房的收益分別為28.31億元、36.83億元和46.00億元,毛利分別為7.06億元、10.11億元和12.23億元,同期毛利率則分別為24.9%、27.5%及26.6%。

圖源愛企查

不過,雖然花房在營收方面迅速發展,但該公司的年內溢利出現了大幅波動。據招股書顯示,從2019年至2021年,花房凈盈利分別為1.91億元、-15.25億元和3.25億元。

造成這種局面的一大原因在于該集團就花椒-六間房合并產生的商譽確認減值虧損約17.78億元。同時,花房于2020年收購的猴啦科技所在的虛擬明星市場的發展速度低于該公司管理層的預期。在看不到該業務的潛在價值之后,花房選擇了暫停猴啦科技的業務,并確認減值虧損0.655億元。

此外,花房在銷售成本上的投入仍在擴大。據招股書披露,從2019年至2021年,該公司的銷售成本分別為21.25億元、26.72億元和33.77億元,占同期收益的75.1%、72.5%和73.4%。

圖源招股書

花房的成本之所以高居不下,是因為該公司加重了對主播的運營成本投資,在上述期間,其主播成本分別為19.20億元、24.46億元和30.85億元,分別占同期收益總額的67.8%、66.4%及67.1%。

不過對于秀場直播平臺來說,主播就是支撐其提升活躍用戶的動力,花房要想繼續競爭用戶流量,這部分的投入就不太可能大幅削減。

并且,花房還在招股書中表示,為了擴大在中國及全球的用戶覆蓋范圍,預計將會產生更多的銷售及營銷開支,這意味著,短期內,花房的銷售成本或將只增不減。

業務增長依賴直播,花房能否挖掘第二春?

近年來,經濟的增長推動了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持續增長,以致中國消費者對文化娛樂的需求也在持續增長。

這種現象催化了在線文化娛樂市場,按收益,中國在線音視頻社交娛樂市場由2017年的618億元增長至2021年的4994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為68.6%,并預期將以2021年至2027年間17.7%的復合年增長率,于2027年達至13265億元。

圖源招股書

好的大環境當然利好其中的玩家,如上所述,花房確實在營收方面實現了飛躍,但這份較為靚麗的數據背后,該公司仍需要面對許多挑戰。

據招股書顯示,花房的絕大部分收益產生自音視頻直播業務,于2019年、2020年及2021年,該項業務分別占其收益總額約99.6%、99.6%及97.3%。

對單一業務的依賴也帶來一些風險。據招股書顯示,疫情的出現雖然對線上業務具有一定的促進作用,但這也對花房旗下許多需要去線下工作室進行直播的PC端主播造成了出行限制,加之六間房為了留住更多主播而加大福利,這就導致其在2020年出現了業務下滑跡象,毛利率由2019年的42.2%減少至38.3%,繼而對花房的年度業績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顯然該公司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在布局虛擬直播失敗之后,花房更想要像映客等同行一樣布局社交,因此花房全資收購了HOLLA Group,且沒有大幅調整其發展策略,而是繼續進軍海外市場。

但目前來看,這步棋尚沒有發揮出很大的成效,于2021年,花房自社交網絡服務產生收益1.18億元,僅占收益總額的2.6%。

不能否認的是,社交市場確實有著誘人的成長空間。App Annie在一份報告中指出,社交是一個日新月異的應用領域,預計到2022年,社交應用的收入將達到90億美元,比2020年增長82%。

然而在這片“大蛋糕”面前,不僅有著Facebook、微信等難以撼動地位的霸主存在,還有著Clubhouse等后起之秀,彼時入局的花房,又要如何實現彎道超車呢?

結語

在今年的315晚會上,央視曝光了“男運營假扮女主播”的行業亂象,隨后,中央網信辦等三部門開展“清朗·整治網絡直播、短視頻領域亂象”專項行動,從嚴整治打賞失度、惡意營銷等問題。從這些跡象來看,秀場直播會成為今年的重點關照對象。

在行業形象受損、口碑面臨崩塌和監管趨嚴等多重壓力之下,不論是花房還是其他秀場直播平臺,都背負著不小的生存壓力。而在本身業務燒錢的同時,還要發展新的業務,這或許就是該公司二度闖關IPO的原因。

然而,身為直播行業的玩家代表,花房所需要面對的問題,或許是上市之后需要盡快解決的。

文|港股研究社(ID:ganggushe)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為新媒體平臺“驅動號”用戶上傳并發布,該內容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驅動號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全部評論 {{total}}

663 文章數量

2124.86w+ 閱讀量

曰韩Av无码,办公室里的速度与激情,国语92国语92午夜福利2000
<dl id="rwrwb"></dl>
<track id="rwrwb"><div id="rwrwb"></div></track>

    1. <track id="rwrwb"></track>
          <bdo id="rwrwb"></bdo><bdo id="rwrwb"><optgroup id="rwrwb"><dd id="rwrwb"></dd></optgroup></bdo>